註冊同學登入
捐發票做公益,優仕網還送你紅利唷~  線上人數:566 今天是:2018-10-20
簡單.幸福.茉莉花香
你好,歡迎拜訪 戀水 的愛小部落格。 我要傳紙條留言給他
最新日記 - 龍行必伴隨狂風暴雨

新增日期:2013-05-16 12:54|Posted by 戀水 at 愛情國小

shinji 的腳印 當雪鴞咬上了一口蘋果 的腳印 Li 的腳印 哈維 的腳印 Mandy 的腳印 Peggy_Hsu 的腳印



今年是小龍年,老爺查了很久,決定用「螭」當小孩的小名。
話說龍有九子,而螭為其一,且螭為無角之龍,頗有小龍的意謂,哈哈!!
古人說,龍行,必伴隨狂風暴雨,而我待產的那天清晨,居然下起轟隆的大雷雨。

其實前一天才剛做完產檢,醫生說小螭已經3200克,有點過重。
以初產婦而言,若養到39~40週再生,可能會很辛苦,而此時已經37週了。
所以我一路挫著回家,心想醫生說多爬樓梯可以助產,所以那天我就拼命的在家裡樓上樓下的走來走去。

由於我的肚子本來就偏下,但這一天我覺得肚子似乎更下面了一點,連坐著都有卡到大腿的感覺。
但還是照常的陪BBQ玩耍,在家裡正常活動,還把待產包做了最後的ending,而且晚上洗澡時,很認真的把頭髮洗了又洗。
我想那就是預感了吧,因為半夜十一點半後,還躺在床上跟老爺聊天的我從床上驚跳起來,破水了阿天殺的。

話說破水真是奇妙的感覺,溫熱的水不斷不斷的從兩股之間流下來,害我站在床邊動也不敢動。
由於水不停的流下來,也只能匆匆的換了褲子、套了件連身裙,揹起待產包,直衝醫院。
幸好當下肚子還沒有痛起來,我還能慢騰騰的走向車子,但上了車一直發抖,因為自己莫名感到害怕。
此時老爺邊開車邊跟我說他很緊張,我還以為他很鎮定呢!!

到了醫院,由於車子得停外面,我先抓了產墊後,自己先按電梯上樓跟護士報備,此時剛過子夜。
內診才開1公分,護士說原本開3公分才能接受住院待產,但由於我已經破水,就必須先辦理住院才行。
接下來就是打點滴,裝偵測胎心音的帶子在肚子上,然後躺著,等待...陣痛來臨。

附帶一提的是,內診非常的不舒服,而且那一針打在骨頭上方的血管,恰好是我扭到的那條筋,整個讓我覺得痛>"<
所以護士就問我:「妳很怕痛吼?」我其實一直覺得自己很耐痛的阿,但此時好像也只能承認自己很怕痛。

初始的陣痛隱隱的,還能忍受,但伴隨的腰痠很要人命,痠到我好想把腰以下砍掉。
但是扭來扭去還能夠分散痛感,這樣持續了二個小時後,內診開了3指,我心裡這樣的進展似乎算是不錯。
趁著我還能忍耐,我要老爺去買點吃的,因為已經要清晨了,他需要吃點東西。
護士說我若想吃也可以吃一點,不然流質類的也可以喝一些,除了牛奶和豆漿外,茶、舒跑、雞精,喝得下都可以。
在老爺出去這段時間,我發現我體力已經耗掉太多,在陣痛與陣痛間搶時間小睡一下,然後再被陣痛痛醒。
等老爺回來都五點半左右了,我勉強咬了兩口熱狗,喝了幾口紅茶和開水,在陣痛來襲後,也沒有任何胃口再吃了。

因為打了催生,加上陣痛逐漸增強,腰連著屁股那段的痠也跟著增強,,我己經痛到開始默念平常根本不會念的佛號。
原本打定主意不打無痛分娩的我,在護士最初詢問時已經說了不打,當下也忘記再詢問這件事情。
但是陣痛愈來愈強,我已經開始哀嚎,想要哭卻根本沒有哭的力氣,連抓著老爺的手都顯得無力。
後來護士再來內診,伴隨陣痛來襲,我痛得只能不斷大叫和喘氣,說開了6指,我心想就快能解脫了嗎!!

這中間,喵A幫我帶了東西來,大約是早上八點,我痛到快發瘋的時候。
我想,在旁邊默默看著的她,心裡應該很害怕吧!!

當陣痛已經讓我整個人快要瀕臨崩溾的地步時,主治醫師來了,此時大約是九點多。
主治醫師再次內診,還是6指,但醫師十點半要開會,若我在這時間生產,接生的醫師就不會是他。
當醫師看我痛到不斷哀嚎,突然問為何不打無痛,然後說我算是高齡產婦,在體力上不堪這樣折騰。
醫師又說,看這情形還有得拖,這樣痛下去會沒有力氣,然後問先生在哪,走出去跟先生碎碎念了一番。
所以,我在開6指的時候,決定打了無痛,我不要跟自己過不去,因為我覺得自己快要痛到發瘋了,一直抓頭髮。

但是踏馬的,在要打無痛的時候,強力陣痛又來襲...
因為無痛打在背脊上,必須側身拱起背,我被陣痛搞得哀哀叫,只能靠護士把我翻到側面。
在麻醉師把無痛那針打在背上時,我覺得自己好像是被打了一槍後又挨了一刀般的,慘叫聲加欲哭無淚的聲音疊在一起。
不知隔壁床的媽媽有沒有被我嚇死!!!
(事後喵A說聽到我打無痛哀嚎的那一聲,害她整個人都害怕起來,肚子裡的小龍也滾個不停= =)

話說那無痛的軟管是貼在背上,然後由肩膀上方拉出來,可以由上方直接加葯。
當麻醉師將葯加入後,覺得一股涼涼的感覺由中間脊椎往下,然後下半身慢慢的失去感覺,接著整個人不由自主的一直發抖。
但麻醉師說這是正常現象,因為麻葯降低了體溫,不要刻意控制發抖,因為那只會抖得更厲害。
無痛產生葯效的時間很快,護士還讓我戴上氧氣機,我舒緩下來,並且能跟喵A聊上幾句。
但歷經快十個小時的奮戰,我好累,不久就閉上眼睛,聽說我睡有一個小時那麼久。

就在我覺得腳腳慢慢有感覺,無痛的葯效快要退去時,醫生開完會了,此時已經十一點半。
醫生再度內診,發現還是開在6指,而且子宮頸腫了,小孩的頭卡在子宮頸,也有點腫起來。
由於小孩心跳變得不規律,又推了超音波機來,確定小孩面朝上,屬於難產的狀況,必須開刀。

我聽到難產兩個字,再加上變成要開刀,瞬間有掉入谷底的感覺。
在痛了這麼久之後,結果還要再挨一刀,我覺得自己真的欲哭無淚,只能苦著臉看著老爺。
這當下,麻葯正在散去,我驚覺陣痛即將來襲,在老爺拿一堆開刀文件要我簽名時,我只能忍著痛抖著手胡亂簽一簽。
接著護士來做一些術前準備,包括插尿管、除毛、消毒,我還很絕望的問了一些手術時和手術後的問題。

就在我心裡非常沮喪的此時,一波讓我哀嚎的陣痛又來襲,我用著無力且快哭的聲音問護士,能不能先打麻葯。
反正手術橫豎也是得上麻葯,不如就先讓我不痛一點吧!!!
但不知護士突然發現了什麼,突然要我側左邊,但我根本沒有辦法動,又是靠著護士拉右手翻到左邊側躺。
我一直痛得哀哀叫,護士還推我的肚子,讓我痛上加痛。
接著又要我正躺,再左側躺,再正躺,然後突然說好像看到小孩的頭,接著說,也許可以試看看能不能生出來。
然後剛好麻葯師來上了葯,有個護士跑出去跟醫生說,一片混亂之下,我被推著要進產房了。

聽到有機會可以自然產,我真的是拼了命的在護士說的時機點用力。
因為麻葯剛發揮作用,我下半身的感覺幾乎沒有,但隱約還是有護士說的「想大便」的感覺。
就在想大便的感覺來時,閉氣,用力十秒,閉氣,用力十秒,不斷重覆這個動作...
我用盡一切力氣想辦法也要把小孩生下來,那是當時唯一的想法。

總之很幸運,連醫生都說小孩面朝上要自然產的機率很低,因為有窒息的風險,我能把小孩生下來真的很神奇。
痛了十二個小時後,花了幾分鐘,終於把小孩從肚子裡推出來,聽到他「哇」的那一聲,我的眼淚終於流下來了。

而且我終於了解,媽媽這個角色,根本不是偉大兩個字可以形容的。



轉入病房後,爹娘馬上就來看我。
娘走進來說了一句「辛苦了,生個孩子,不容易」,我的眼淚又掉了下來,丫娘也紅了眼眶。
因為我看見娘臉上滿是擔憂的表情,想必她也擔心了整整一個早上。
當我身為母親了,而我的母親還是在為我擔心,這真的是讓我心裡面有好複雜的情緒。

總之,一切都平安,真是萬幸。
感謝佛祖,感謝菩薩!!







▼日記分類:生活

▼日記tag: 
▼日記精采度: 無讚賞資料